總瀏覽量

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

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

春夜宴桃李園序作者 : 李白本文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譯文天地,是萬物暫時居住的旅舍;光陰,是穿越百代不停的過客。飄浮不定的人生有如一場夢,快樂的日子能有多少?古人手持燈燭夜間游玩,確實是有其原因。更何況溫暖的春天用淡煙輕籠的艷麗景色召喚我們,大自然為我們提供靈感的源泉、寫作的素材。聚會在桃李芬芳的園子,敘談兄弟之間快樂的事情。眾位賢弟才智聰敏,都是謝惠連一流的人物;我們作詩吟詠,只有我比不上謝靈運的才華,感到慚愧。幽雅景致觀賞未盡,高談闊論更轉清奇。擺開盛大的筵席,坐在桃李花之間,酒杯如飛一般傳來傳去,在月下醉飲。沒有美妙的詩章,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如果誰詠詩不成,就按照金谷園宴會的規矩罰酒三杯。 【註釋】[1]逆旅:旅舍。逆;迎。古人以生為寄,以死為歸,如《尸子》:「老萊子曰:人生於天地之間,寄也;寄者固歸也。」又如《古詩》:「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此用其意。[2]浮生若夢:《莊子•刻意》:「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又《莊子•齊物論》稱莊周夢為蝴蝶;「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意謂死生之辨,亦如夢覺之分,紛紜變化,不可究詰。此用其意。[3]秉:持,拿著。二句原出曹丕《與吳質書》:「年一過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燭夜遊,良有以也。」[4]大塊:指大自然。假:借。文章:原指錯雜的色彩、花紋。此指大自然中各種美好的形象、色彩、聲音等。劉勰《文心雕龍•原道》指出,天上日月,地上山川,以及動物、植物等,均有文采,「形立則章成矣,聲發則文生矣」。[5]序:同敘。天倫:天然的倫次,此指兄弟。 [6]季:少子為季,此指弟弟。惠連:謝惠連,南朝宋文學家。幼而聰慧,十歲便能作文。深為族兄靈運所賞愛,常一同寫作遊玩。[7]康樂:謝靈運,南朝宋詩人,名將謝玄之孫,襲封康樂公。以寫作山水詩著名。[8]瓊筵:美好的筵席。瓊,美玉。羽觴:酒器,形如雀鳥。[9]金谷酒數:晉石崇有金谷園,曾與友人宴飲其中,作《金谷詩序》云:「遂各賦詩,以敘中懷。或不能者,罰酒三斗。」


沒有留言:

網路書法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