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08年6月18日 星期三

2008武夷山旅遊留墨70cmx35cm


97年6月11日,武夷山之旅最後行程,導遊帶團員到武夷山休閒旅遊區一家賣茶兼賣武夷山山產的店家購物,二位女工作人員分工殷勤地沖茶給團員大伙們品嚐,一直喝慣台灣高山茶的我,啜了二杯後,對大陸茶葉一點與趣也沒有。說實在的,大陸的茶葉就製作的技術、品質、風味與口感,遠不如台灣,所以當大家在商店內繼續品茶與試吃山產之時,我獨自一人走出店家,到附近街上閒逛。
蹓躂之時,不經意間,看到一家裡面掛滿字畫,還有一張長桌,鋪陳著毛氈,一疊宣紙,長桌上有一張臨摩文徵明所寫赤壁賦書法,吸引我進入一探究竟,斯時店主與二、三人在泡茶聊天,起身招呼我一起用茶,我問其是否經營字畫買賣?或是裱褙書畫?其答均非也,見我端視桌上之書法,店主解釋說該臨字係其女兒練習所寫之書法,我對其臨摩作品作了些微評論,老闆認為我應對書法應有所涉獵,詢問我最擅長的字體,請我當場寫幅字送他作紀念。
且說人一犯賤,到那裡也犯賤;騷人墨客,到那裡都發騷,看有筆墨處更是騷味盡釋,不容我謙虛推辭,說時遲,那時快,他老兄已及時把筆、墨、紙、硯文房四寶準備就緒,既騎虎難下,考慮同團團員購完物後需趕赴行程到機場搭機,只好硬著頭皮,帶著幾分騷味.......揮毫.....獻醜了。思及武夷山乃以產茶聞名,四處茶坊林立,當即寫下“茶道”二字,寫完後,店主直稱:好字,寫得很好,其實用小筆寫榜書,感覺力有未逮,心餘力絀;且又非自己日常所用的毛筆,寫起來有些滯礙,端視寫好後之作品帶些俗氣,心理確實還有幾分心虛呢!
我告訴對方沒有帶印章無法鈴印,對方說沒關係,匆匆落款後,團員結束購物後已陸續魚貫上車,我用速位相機拍了剛寫好之書法拙作後,遞給對方一張名片道聲再見後趕緊上車,趕赴了機場等候飛回廈門的飛機,結束了二天的武夷山之旅,也留下武夷山天遊峰下舞墨的一段翰墨緣插曲。
附註:
回金後上傳所有武夷山之旅的照片,對於武夷山所留的墨跡,因臨行匆匆落款,又無鈴印,故用現代電腦相片處理軟體,下款用剪貼的方式,從另一件作品的落款,剪貼移植在此幅沒有鈴用印章不完整作品,再利用另一套相片處理軟體加框,像裱褙一樣,看來別有一番意味了。



2008年6月2日 星期一

鄭文公碑135x70



撫摩鄭文公碑屆二十年,愈來愈覺得其精深堂奧,請君細看該碑初寫伊始內文『以』字共有五字,每字筆法均有改變而無重複。
賞析
一般規整的楷書,時代距我們愈近其規整愈甚,由於規範的不斷嚴謹,法則的不斷完善,在易識、易辨、易學上逐步得到強化。但風姿上却不斷受到削弱。在(鄭文公碑)的規整楷書中,有人可以看到“雲鶴海鷗”之態,循著這種意識線索前行,我們也驚訝地發現這種筆劃的走向,在字體的形態轉側翻舞中,又確實可以產生類似的審美體驗。筆畫輕柔舒展,姿態如同隨手拈來,但又似乎深藏著用心。我們實在難以相信這份“自然”中會有一番籌劃。難怪後人在(鄭文公碑)前嘗有如此感嘆:“書法何須”創新,只要寫出(鄭文公)的味道,此生足矣!
鄭文公碑為何會有如此魅力---它在書壇上嬴得了一種持久的力量。而這種力量使它享有與王羲之相抗衡的“北方書聖”的盛譽。它使東瀛墨客趨之若騖,因得睹真顏而淚灑殘石。這不甚奇崛的筆畫,不甚規整的結體,作為楷書來欣賞,却難以令一般人為之首肯。
但是,我們只要把這種現象的接受同整碑大的氣象結合起來看,只要具有澄懷味象的靜觀態度,就不難發現(鄭文公)的魅力。
如果藝術作品中有兩種奪人心魄的力量,那麼一種是先聲奪人,另一種是後發制人。而(鄭文公碑)顯然屬於後一種類型。

資料來源:整理自中國書法鑑賞大辭典

節臨後漢張遷碑**85cmX45cm


岳武穆**滿江紅135cmx35cm


楊昇庵--西江月詞135cmX70cm


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詩35cmX135cm


論語陽貨句 135cmx35cm


隸書對聯15cmx80cm


對聯 15cmx80cm


李白**月下獨酌 100cmX60cm


網路書法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