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08年6月2日 星期一

鄭文公碑135x70



撫摩鄭文公碑屆二十年,愈來愈覺得其精深堂奧,請君細看該碑初寫伊始內文『以』字共有五字,每字筆法均有改變而無重複。
賞析
一般規整的楷書,時代距我們愈近其規整愈甚,由於規範的不斷嚴謹,法則的不斷完善,在易識、易辨、易學上逐步得到強化。但風姿上却不斷受到削弱。在(鄭文公碑)的規整楷書中,有人可以看到“雲鶴海鷗”之態,循著這種意識線索前行,我們也驚訝地發現這種筆劃的走向,在字體的形態轉側翻舞中,又確實可以產生類似的審美體驗。筆畫輕柔舒展,姿態如同隨手拈來,但又似乎深藏著用心。我們實在難以相信這份“自然”中會有一番籌劃。難怪後人在(鄭文公碑)前嘗有如此感嘆:“書法何須”創新,只要寫出(鄭文公)的味道,此生足矣!
鄭文公碑為何會有如此魅力---它在書壇上嬴得了一種持久的力量。而這種力量使它享有與王羲之相抗衡的“北方書聖”的盛譽。它使東瀛墨客趨之若騖,因得睹真顏而淚灑殘石。這不甚奇崛的筆畫,不甚規整的結體,作為楷書來欣賞,却難以令一般人為之首肯。
但是,我們只要把這種現象的接受同整碑大的氣象結合起來看,只要具有澄懷味象的靜觀態度,就不難發現(鄭文公)的魅力。
如果藝術作品中有兩種奪人心魄的力量,那麼一種是先聲奪人,另一種是後發制人。而(鄭文公碑)顯然屬於後一種類型。

資料來源:整理自中國書法鑑賞大辭典

沒有留言:

網路書法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