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7月2日 星期一

撫鄭文公碑筆意寫蘇詞


永遇樂〉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

沈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

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

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



東坡作此詞時年四十三歲,知徐州,人生已過半,經歷幾翻波折,亦不知往後又將貶調何處,胸中的鬱悶在「明月如霜,好風如水」的夜裡顯得格外清醒,「天涯倦客,山終歸路,望斷故園心眼」道出他長期事與願違、「此身非我有」的情感堆積,時空的困頓都凝聚在燕子樓中,「樓」的本身,就是一個孤絕、封閉的意象空間,再加上這是個有故事的樓,「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他在樓裡夢見盼盼,夢醒了,盼盼不再;他的夢固然短暫虛幻,但是真實的盼盼也早已不在。



如果有一架攝影機,從燕子樓搭起時開拍,然後快轉,便見盼盼來了、走了,東坡來了、走了,又有後人繼續的來了、走了,燕子樓依舊,黃樓夜景也依舊。蘇東坡此夜心中所見的,恐怕就是這樣的鏡頭吧。「空鎖樓中燕」,鎖住的是不得歸故園的他



網路書法秀